top of page
日本橋室町東地區開發規劃案
Ⅵ-2_s.jpg

COREDO室町 I

所在位置:東京都中央區室町

用途:辦公室、劇場、商店

基地面積:2,454㎡

總樓板面積:40,363㎡

結構:SRC結構、S結構

竣工:2010年

COREDO室町 II

所在位置:東京都中央區室町

用途:辦公室、集合住宅、電影院、商店

基地面積:3,723㎡

總樓板面積:62,472㎡

結構:S結構、局部SRC結構、RC結構

竣工:2014年

COREDO室町​Ⅲ

所在位置:東京都中央區室町

用途:辦公室、商店

基地面積:1,945㎡

總樓板面積:29,238㎡

結構:S結構、局部SRC結構、RC結構

竣工:2014年

  本開發案基地臨近中央通西側的部分可看到矗立著辰野金吾設計的日本銀行總行,以及特羅布里奇和利文斯頓設計的三井本館,左右側則是橫川民輔設計的三越本館與西薩·佩里所設計的三井新館。相較於上述這些因應歐化(西化)政策所完成的新古典主義建築群,東側則由江戶時期起直至關東大地震前,例如魚河岸地區等區所組成,此區雖然基地分割破碎狹小,但多為擁有悠久歷史並充滿江戶情趣的老舖。這個以室町為核心的日本橋重整規劃案,將反映在建築上的東西方相異文化背景進行整合,將這區做為自江戶時代並歷經明治時代留傳到當代的東京城市縮影,促使日本橋核心地區再度進化重生。自2006年起,我一直擔任負責日本橋室町東部地區的總建築師和此區各棟建築的設計規劃建築師。繼COREDO室町之後,千葉銀行三井大廈、古河三井大廈等三棟高層建築竣工,各棟建築的立面分別面向了中央通大道、江戶櫻花通大道、仲通大道、浮世小路、紫陽花通大道等五條街道,這三棟建築加上五條街道的區塊則是形成了一區獨特的空間。為了重塑街道的獨立性,我嘗試將這些高層建築基座部分的立面外觀設計進行切割,使其自每一棟建築獨立分離,同時賦予這些立面外觀作為街道景觀部分的自主權。由於高層建築的立面外觀在設計上的特性,到目前為止要藉此創造出城市景觀的連續性的確是存在著實際上的困難,因此,為了克服這一點,我將每棟建築皆分割成三層式構成,並將低層部基座部分定位為塑造街道空間形成的一個元素。另一方面,為免失去建築物立面造型的一統性,我在每座立面轉角都規劃了大尺度的退縮空間以作為緩衝。在中央通大道和江戶櫻花通大道等較寬闊的街道上,留設了原本沿著三井本館的飛簷線輪廓和巨大柱廊的分節段,此外,在面向仲通大道等符合人體工學尺度的沿街面則是取消巨大柱廊式的設置,改採大小屋簷交錯裝飾呈現出的水平感與縱向格柵交織而成的空間,或是利用信長圍籬(註一)式的柱列設置進而營造出傳統街景氛圍的再現。在仲通大道和江戶櫻花通大道這三個街區的轉角處,我設置了一個大尺度雨遮,以作為四個路口交叉的分節點。此外,由於古河三井大廈的北向立面正好面對著與福德神社相連的公園,因此設置一座由淡路瓦磚堆疊而成的傳統紋樣造景,以此向歷史脈絡的背景致敬。

  此種為了追求建築完成型的邏輯,傾向於依賴特定的一尊神明與哲學所顯現的強勢建築理論才得以完成,這與強調多元城市中各種元素並存的邏輯,可說是背道而馳。我所主導的日本橋東地區開發規劃案,則是嘗試著透過居中協調的手法,將這兩套相異的邏輯截長補短,創出另一種街道空間。

 

(註一) 信長圍籬是一種以混合了石灰以及油脂類的土漿與瓦片,層疊交錯砌成厚度高達1米左右的矮牆籬,頂部施以特製屋瓦,具備防火牆性質。是日本戰國時期著名武將――織田信長於永祿3年5月19日(1560年6月12日)時,為了討伐今川義元,在桶狭間之役征戰之際前往愛知縣熱田神宮進行勝利祈願後,取得歴史上的勝利,仿築地圍籬砌了一座矮牆籬作為還願謝禮。這種矮牆籬便被後世稱為「信長圍籬」。

(前)現況写真_中央通り.jpg

(後)イメージパース_中央通り .jpg
cored_sketch.jpg

常规开发

cored_concept.jpg

街道再生型

cored_concept.jpg
bottom of page